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鬃缆 > 既应该有高龄津贴,也应该有育儿补贴

既应该有高龄津贴,也应该有育儿补贴

文|何亚福

 

一、目前中国高龄老人普遍可以领取高龄津贴

 

高龄老人一般是指年龄在80岁以上的老人。2021年3月30日,国家发改委联合20个部门印发了《国家基本公共服务标准(2021年版)》规定:“为80岁以上老龄人发放高龄津贴”,并规定:“具体认定评估办法及补贴标准由各地人民政府明确。”

 

下面是四个一线城市发放高龄津贴的标准:

 

《北京市老年人养老服务补贴津贴管理实施办法》(京民养老发〔2019〕160号)规定:80—89岁老人,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100元;90—99岁老人,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500元;10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800元。

 

《上海市老年综合津贴发放管理办法》规定:80—89岁老人,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180元;90—99岁老人,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350元;100岁以上的老人,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600元。

 

2019年9月发布的《深圳市民政局关于调整高龄老人津贴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80—89岁老人,每人每月发放300元;90—99岁老人,每人每月发放500元;10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每月发放1000元。

 

2021年9月1日起实施的《广州市长者长寿保健金发放管理办法》规定:80至89周岁,每人每月100元;90至99周岁,每人每月200元;100周岁及以上,每人每月300元。

 

二、目前大多数中国幼儿还没享有育儿补贴

 

《国家基本公共服务标准2021》在“幼有所育”这部分内容中规定:“为孤儿、艾滋病病毒感染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费。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补贴。”但并没有规定为所有幼儿都发放育儿津贴(或育儿补贴)。

 

在2021年7月20日发布的《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明确提出“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之后,一些地方率先出台了育儿补贴政策。下面举几个例子:

 

例一,2021年7月28日,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布并详细解读攀枝花市《关于促进人力资源聚集的十六条政策措施》,其中,对按政策生育二、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

 

例二,2021年9月15日,甘肃省临泽县发布《临泽县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试行)》规定,二孩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三孩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直至孩子3岁。

 

例三,2021年10月21日,新疆石河子市政府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规定,对符合规定生育二、三孩的户籍家庭,每月每孩各发放500元、1000元育儿补贴,直至孩子3岁。

 

在省级层面,北京、广东、浙江、湖南、吉林、黑龙江等多个省份陆续出台文件,提出建立育儿补贴制度。下面举几个例子:

 

例一,2021年11月新修订的《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县(市、区)人民政府可以根据当地实际,对三周岁以下的婴幼儿家庭给予育儿津贴、托育费用补助。”

 

例二,2021年12月新修订的《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鼓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依法生育第二个及以上子女的家庭建立育儿补贴制度。”

 

例三,2022年1月,北京市印发《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根据国家有关规定,逐步建立完善家庭养育补贴制度”。

 

到目前为止,除了攀枝花、临泽、石河子等少数地区以外,中国大部分地区的育儿补贴仍没有出台具体政策,育儿补贴真正要落到实处,至少还需要一两年时间。因此,目前大多数中国幼儿尚未享有育儿补贴。

 

三、为育儿家庭减免个税和发放育儿补贴并行不悖

 

有一些所谓“自由派”或“奥派”学者反对发放育儿补贴,理由是:“采用福利方式鼓励生育,需要财政支出,企业负担会增加。这不是值得向往的路径。”但他们支持为育儿家庭减免个人所得税,理由是:“减税是增进自由,促进活力。减税减少家庭负担,使年轻人有更多财富投入到下一代哺育之中。”

 

我认为,对育儿家庭发放育儿补贴和减免个人所得税,这两种方式都应该并行不悖。也就是说,对收入较低的家庭发放育儿补贴,对收入较高的家庭减免个人所得税。那么,育儿补贴发放到孩子几岁合适呢?我认为发放到6岁比较合适。由于孩子6岁以后上小学有免费义务教育,所以孩子满6岁以后就不再发放育儿补贴。

 

中国目前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是每月5000元,如果只是对育儿家庭减税而不发放育儿补贴,那么个人收入没有达到个税起征点的育儿家庭就享受不到育儿福利,只有那些个人收入较高的育儿家庭才能享受到育儿福利。所以,如果只是对育儿家庭减税而不发放育儿补贴,这种政策只对富裕家庭有利,而对贫穷家庭不利。

 

四、补贴生育是否公平?

 

有人认为,补贴生育是用少生孩子家庭的钱来补贴多生孩子的家庭,这不公平。

 

补贴生育是不是用少生孩子家庭的钱来补贴多生孩子的家庭?事实上,用国家财政收入的一部分来补贴生育,并不完全等于用少生孩子家庭的钱来补贴多生孩子的家庭。根据财政部的数据,2020年财政收入(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29万亿元,财政支出(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4.56万亿元。从财政收入的来源来看,个人所得税仅占财政收入的6.3%。并且,在个人所得税的收入中,既有来自丁克家庭和一孩家庭的,也有来自二孩家庭的,还有来自三孩及以上家庭的。

 

这24.56万亿元财政支出中,从支出科目情况来看,包括教育支出、科研支出、文化体育支出、社会保障支出、卫生健康支出、节能环保支出、城乡社区支出等等。国家财政本来就是从全体公民收来的钱,来用于各种利国利民的支出科目。在低生育率的情况下,提高生育率就是利国利民的,所以把补贴生育也作为财政支出的一个科目,是公平合理的。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法国2017年用于补贴家庭和育儿的福利支出占当年GDP的3.6%。

 

国家财政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不等于说,每种财政支出科目都要使全部人得到直接利益。例如,国家财政支出有一部分是用来资助高等教育了,那么,不上大学的人就得不到这项财政支出的直接利益了。同理,如果实行补贴生育的政策,那么,不生孩子的家庭就得不到这项补贴了。但在一般情况下,多孩家庭在孩子长大后参加工作对国家财政所做的贡献,大于不生孩子的家庭,所以补贴生育是公平的。

 

事实上,虽然补贴生育孩子的家庭,对不生孩子的家庭没有直接利益,但其实是有间接利益的,因为生育率越低,养老负担越重,将来的养老金也贬值越厉害。可以说,不生孩子的家庭将来领的养老金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多孩家庭所纳的税。所以,在社会养老的情况下,国家财政分担育儿家庭的一部分养育成本,这是公平的。事实上,现在日本、韩国以及欧洲国家普遍实行补贴生育的政策,中国台湾地区也实行补贴生育的政策。

 

有人认为,补贴生育是侵犯了生育自主权。我认为,这种观点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补贴生育不是强制生育,补贴生育的前提仍然是自主生育。补贴生育是在经济上减轻多孩家庭的养育负担,而一个家庭(或一对夫妇)生多少个孩子,何时生孩子,最终仍然由每个家庭来自主决定。举例来说,一对夫妇的生育意愿是两个孩子,但如果没有补贴生育,这对夫妇感到抚养两个孩子的经济压力过大,育儿成本过高,最终放弃了生育二孩;如果有补贴生育,减轻这对夫妇的育儿负担,这对夫妇就会愿意生育二孩。在这种情况下,补贴生育不但没有侵犯这对夫妇的生育自主权,还帮助了这对夫妇实现生育意愿。

 

在低生育率的情况下,补贴生育也是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必要措施之一。从1991年以来,中国的生育率一直低于更替水平,至今已有30年。从2017年到2021年,中国出生人口连续五年下降。补贴生育也很难(但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促使生育率和出生人口回升,如果不补贴生育那就更没希望了。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何亚福园地”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