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鬃缆 > 宇泽弘文眼中的“富足社会”

宇泽弘文眼中的“富足社会”

宇泽弘文眼中的“富足社会”--兼论“社会共通资本”对中国金融市场防风险的借鉴意义

 文|李博

三菱日联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咨询调研部高级经理

“经济是由人发起的,经济生活中必须研究人,研究人对经济的影响”这是日本理论经济大师宇泽弘文在其著作《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中的一句经典语录,也是对传统经济学注重数理分析缺乏人文关怀的一次抨击。

宇泽弘文是日本最具国际声誉的经济学家,被称为日本理论经济学第一人。他曾执教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和日本东京大学等世界一流名校,并曾担任东京大学名誉教授直至临终。

在《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一书中,宇泽弘文在梳理了主要经济学流派和思想的基础上,首次引入了“社会共通资本”这一概念。社会共通资本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私有资本,其特征在于“社会共同资本不能被私有,完全处于社会管理之下。社会共通资本生产的服务也不是通过市场机制分配,而是遵循社会性准则供应和分配给社会成员”。

基于以上特征,宇泽弘文描绘了一个近乎理想的富足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不仅包括了舒适的自然环境、整洁的居住环境、也包含着卓越的文化环境、良好的教育制度,高水平的医疗服务体系以及均衡合理的资源配置方式。宇泽弘文认为对社会共通资本的探讨和研究正是通往这个富足社会的捷径之一。在他眼中,社会共通资本是一种社会结构,它能使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们过上富足的生活,让他们的优秀文化得到传承,并且能够使整个社会充满人性的魅力。

社会共通资本探索的是一种更加富足平衡的社会形态,这种形态不是由市场经济主导的唯利是图,也不是由官僚政府统治的刻板僵化,而是把大多数人都会涉及的公共领域作为社会共通资本,基于信托原则以及各个领域专家的专业见解及职业规范进行科学地管理和运作达到效率和公平的兼得。而在此过程中,政府的经济职能仅包括监督各类社会共通资本是否按照信托原则得到妥善管理和运营,以及如何保持不同社会共通资本之间的财政平衡。

谈到社会共通资本就需要明确私有资本和公有资本这两个概念。私有资本和公有资本在当今主流经济学理论中都是非常重要的论述对象,比如新古典经济学理论强调市场自由、效率优先等都是满足人的逐利性,也正是存在私有资本的条件下,贫富差距被不断拉大,社会问题更是层出不穷。此后经济学理论的重心逐渐向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转移,强调国家对私有资本的管控能够有效地实现充分就业和公民的生存权,也就是强调公有资本的重要性。但当公民意识开始觉醒,人们更为追求生活权和民主富足的社会形态时,反凯恩斯主义又开始成为经济思想的主流。从这个历史转换可以看出,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私有资本和公有资本及其所有制的态度会发生转变,同样私有资本和公有资本在不同历史背景下也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在这本书中他曾指出:“即使社会共通资本由私人或者由私人管理的稀缺资源构成,也仍然要视作是全社会共有的财产,并遵循社会性标准来管理和运用。”

所以,在建立社会共通资本的体系时,我们需要在确立普遍性私有制度的基础上,倡导自然资源、社会基础设施和制度资本的社会共有,并且还要配以私有社会共通资本的社会性管理。可以说在宇泽的眼中社会共通资本是一种公有制和私有制的有机结合,这也是宇泽弘文在理论经济学领域的一大创新。

社会共通资本概念可以应用在城乡发展、教育、医疗、金融、地球环境等诸多领域,其中笔者认为尤其是在金融领域的制度建设中可以借鉴社会共通资本的思想。

众所周知,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发生了泡沫经济的崩溃,日本经济也随之进入前所未有的低迷阶段。宇泽弘文作为这一时期的亲历者,在对当时日本金融市场进行观察和分析后一针见血的指出,导致此次泡沫经济崩溃的最主要原因在于所谓的“住专问题”以及在泡沫崩溃初露端倪之时社会大众过于乐观地认识了当时状况。

发生在1996年的“住专问题”,是由于日本的七家住宅金融专业公司为牟取暴利,利用城市银行、证券公司等300多家金融机构的资金,向房地产行业大量发放贷款,并产生了巨额风险债权。“住专问题”不仅席卷了日本的房地产和金融领域,也成为日后亚洲金融危机的一次预演。也正是由于有“住专”这样的机构推动,日本房产价格在短期内大幅超出了实际价值,形成了经济泡沫。据推算,该期间日本全国银行直接投放房地产行业的资金达60万亿至70万亿日元。

而正如美联储原主席格林斯潘所言,“泡沫只有在破灭后才知道是泡沫。”如今的人自然会明白,日本当年的股市动荡、经济增速下滑是泡沫经济崩溃所致,但面对经济增速下滑、“住专问题”、不良债权、银行破产等诸多问题,日本当时有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这“尚有回旋余地”。直到泡沫破裂才让人们明白,当时的整个社会对经济增速下滑的长期性和严重性都缺乏了清醒的认识。

现在看来,“住专问题”实际上是在日本尚未做好准备的情况下,经济增长对其自身结构进行了一次强制性调整。而作为社会共通资本的一部分,宇泽弘文对金融有着其独到的定义。他认为,社会共通资本需要由社会整体共同管理,同时也要在谋求效益和社会公平之间寻求平衡。特别是具有高度专业化特征的金融,应该由该领域的专家遵循一定的职业规范进行管理和维护,尽管这具有相当大的难度,但仍然是社会和国家发展过程中所必须的。

同日本当年的“住专问题”类似,中国也曾一度存在较大的表外金融交易风险。

在2010年发布的巴塞尔协议Ⅲ中,信贷比GDP缺口(Credit-to-GDP Gap)超过10%即被认为是有风险的。国际清算银行(BIS)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信贷比GDP缺口达20.9%,意味着彼时中国存在超过2万亿美元的超额信贷。如此庞大的超额信贷会成为不良资产的隐患,进而引发金融市场波动。此后随着中国去杠杆进程不断推进,2019年该缺口下降至-1.3%,去杠杆成效明显(2021年四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该缺口已降至-7.3%)。

从整体经济运行的层面来看,中国虽然不能与当年的日本完全类比,但当前对于信贷安全以及经济增速下滑的认识是否科学合理、对其认知是否充分都需要冷静认真的考证,同时还要特别防范“非理性乐观情绪”的蔓延。

如今,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开始关注人性经济学,但是现实中正如所谓 “2080定律”所描述的那样,在经济活动中80%遵循经济原理和既有规律,而参与经济活动的人性要素仅为剩余的20%。宇泽弘文在本书中前瞻性的强调了经济学应该关注人的生活品质,财富和效率都不能与生活品质处在同一逻辑层面上。我们也要看到,宇泽弘文所表达的社会共通资本现在看来仍然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甚至不乏“乌托邦”的评论。但是这种对尊重人性的肯定和挖掘在现今充斥着工具性、功利性的主流经济思想中却显的尤为重要,可谓是陈旧体制中的一缕新风。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