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文|胡道轨

 

第一部分

2022年3月15日

最近,上海第三波疫情袭来,感到威胁近在咫尺。上海人特别听话,政府号召无事少外出。于是,无论是马路上,还是超市,人都稀少。只有卖菜的门店人很多。秩序还是井井有条。

听说上海已经有小区被封了,就怕自家小区也被封。上午,赶紧做好家务,下午好去配药。我有心脏病,糖尿病,还有湿疹。其中心脏病和湿疹的药不多了,心里有点急。

下午,睡过午觉,走到斜土路西藏南路口,发现那家《全季酒店》门口拉起了隔离带,是封闭了。心头一惊。有一个和我一样路过的人,自言自语:“一定是出了疫情。”

来到半淞园路地段医院,见门口也拉起了隔离带。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戴着口罩和面罩的工作人员,站在大门口。我着急地问他们:“今天不能看医生了?”“没看见吗?不看了!”其中一个生硬的回答。我碰了一鼻子灰。

心里老老挖塞的。

心想,再去其他医院来不及了,去理个发吧。大兴街,吉卖盛超市门口的理发店,理发又快又好又便宜,六十岁以上老年人理一次发,只要10元钱。过去一看,也暂时关停了。

今天一事无成,只好扫兴地回家去。

回到家里,我把外出看到的情况对夫人说了,加上一句:“这次疫情比以前严重了。过去都离我们很远,这次快到身边了。”夫人讥笑我是胆小鬼。她边说边拉了小拖车往外走。我一看就知道,她是买菜去了。

好一会,她回来了。说“买菜的人很多,搬了一棵大白菜回来”。我想:“也好,二个人够对付二天了。”

 

2022年3月16日

我每天睡觉是十一点钟,醒来一般都是七点多。按照老习惯,先打开手机看看:有几个人向我问早,回答一下。对几个还没同我打招呼的朋友,也习惯性地问个早。再就是打开小区的业主群,看看有什么消息。今天一打开业主群,炸锅了:小区早上六点半开始封闭,48小时内进行二次核酸检测。如果全部通过了检测,才能解封。

真庆幸,夫人昨天搬来了一棵大白菜。

我焦虑湿疹和心脏病的药不多了。

等做核酸的人员进小区,那是十分焦虑的事情。左等不来,右等还不来。一真等到下午,群里有居民说:“大白(核酸检测人员穿白大褂,这是大家对他们的昵称)来了!”还拍上来照片。

我赶紧到小区广场排队,队伍估计有二十多米长了。检测还没有开始。居委会做老年工作的小韓(她是一个待老人十分亲切和善的女孩,我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过来。说:“检测按门幢,会有人挨家挨户来叫的。”于是散去了一些人。还有一些人恳求:“我们来也来了,就让我们排队吧!”小韓看看我们这些老头老太,也就不吭声了。

要在微信里找出健康云,进行核酸检测登记,这可把我这个笨老头难住了。我左顾右盼,希望有一个人帮我一下。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大白过来,接过我的手机,用标准的普通话说:“老伯,你的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码,报给我。”我报好了。他三下二下,就把事情搞定了。我赶紧说:“谢谢你!”他说了声:“不用谢!”就又去帮其他老人了。大白真辛苦,整天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戴了面具,我连他的脸都没看清楚。

有二组共六个人操作核酸检测。还蛮快的,二十分钟做好了。回家,叫老伴快下去。不一会,她也做完回来了。第一次尝到了小区封闭的味道,第一次尝到做核酸检测的味道。

噢,有一件事差点忘了,今天排队做核酸检测时,有个妈妈带了一个读初中的女儿,一边走一边说:“孩子要上网课,不知道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看到她们走到队伍最前面。和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就进去了。我想,照顾上网课的同学,这是应该的。

 

2022年3月17日

今天下大雨,上午开始检测。

我八点多到了小区广场。看到,物业的顾经理带了一帮手下,已经在做准备了。我同他打了招呼。他告诉我,应有人要求,今天改变方法。做核酸检测,用高音喇叭在小区里通知。

当我做完核酸检测回家的时候,看到群里有人问:“今天怎么还没有通知呀?”我赶紧说:“今天改用喇叭通知了。”因为我们小区的一排房子沿徽宁路街面,居民白天多呆在南面房间里。喇叭在北面叫,就会听不见。我把情况告知顾经理。于是,他加大了通知的力度。

事实证明,这种通知的方法,造成了排队人数多少不均匀。

这一天,虽然雨大,但核酸检测还是顺利完成了。

 

2022年3月18日

一早起来,大家就在群里议论纷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知道结果。你问我,我问你,谁也不知道。

上午,我到小区里走走,碰到了老年朋友。他提醒我:“看看健康云里检测结果,全小区都合格了,就解封了。”他帮我打开健康云,看到我15日的结果是合格了,但16日的结果还没出来。

焦急地等到天黑,我看到了健康云里16日的结果也是“阴”。还是没有接到解封的通知。

六点,顾经理传话说:小区可能要做“通行证”。

七点,业委会万主任通知:“解封了。物业门口在发通行证。因为来不及做,大家尽量明天早上去取。”

我到物业门口逛了一圈,取证的队伍很长,也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只有经历过小区封闭的人,才能知道解封是什么味道;也才明白自由有多么的可贵!

 

2022年3月19日

今天是星期六。一早起来,心里在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配药,配药,配药!”吃过早饭,做好了一些家务,匆匆赶到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黄浦分院。门口管得井井有条。

到了挂号大厅,滿滿的病人。挂号队伍拐了几个弯,没法保持人与人的防疫间距了,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我赶紧挂号排队。我的前面是一位大叔和一位大妈,他们在对话。大叔说:“我住在别的区,那里的医院封闭了,这里有熟人,就过来了。”大妈说:“我们的地段医院封闭了,只能来这里。”看来他们是熟人,又聊起了其他事情。听了他们的对话,我才明白,怪不得今天这里的人这么多。在平时,还没有地段医院人多。

排到付款窗口前,我说:“挂二个号:一个心内科,一个皮肤科。”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上午,心内科的号挂完了。”我心里想:“普通门诊都满号,这个医院从来没有碰到过。”只能挂皮肤科一个号了。

 

第二部分

2022年3月24日

早上,被小区的吵闹声惊醒。从窗户往下看,小区进驻了一批穿着蓝色大挂,头戴面具,戴着口罩的人员(大家昵称大蓝)。我看到如此架势,还是第一次,有点惊慌。

在业主群里,贴出了徽宁路居委会的通知:自3月24日6点30分起,小区实行2+12的闭环及社区健康管理。(五号楼实行7+7管理。)这是我们小区的第二次封闭了。而且时候比第一次要长。

一打听,才知道:我们小区五号楼,有一个无症状感染者。按规定,被疾控中心处置好了。五号楼封闭了。有大蓝在楼门口把守。其他门栋还可以在小区里走动。

到了下午,做核酸检测的人没来,各个门橦都有大蓝看守,所有人不能出楼门了。大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这架势是升级了。

业主群里怨声载道,有问:“什么时候做核酸检测?”有问:“2+12是什么意思?”还有的问:“快递怎么办?”等等。

我也着急,于是给居委会曹书记发了微信,问了一些事情。过了一会,曹书记给我回了个电话,他用沙哑的声音解答了问题。看来,他已经相当疲惫了。我按照他的解释,组织成文字发到群里。

我们居委会管五个小区。其他小区都在晚上八点开始做核酸检测,我们小区高层居民能看到。可能是因为我们小区有无症状感染者,情况特殊,隔天单独做。但是居民各有各的想法,认为我们小区有患者,更应先检测。当看到其他小区晚上做得非常晚,老人们暗暗庆幸:“这么晚,怎么吃得消。”

总之,今天,居民们是在焦急等待中度过的。

 

2022年3月25日

今天下起了大雨,什么时候来核酸检测,上午一点消息也没有,大家都在焦虑地等待着。

下午,居委会通知我列席三驾马车会议,讨论核酸检测的方案。

走到楼下,正遇倾盆大雨。大蓝拦住我,说:“不能出楼门。”我告诉他:“居委会叫我去开会。”他叫另一个大蓝,骑电动车去问。证实了,才放我过去。我很佩服他们这么认真的态度。

到了居委会一看,一番忙碌的景象。一个男干事和一个志愿者正在搬运防疫物资,其他人在各司其职。曹书记在不停地和有关方面联系,催促对方,检测人员什么时候能到。回答是:“人员都派出去了,忙不过来,你们耐心等待。”曹书记的喉咙哑沙,眼睛多了几根血丝,已经两夜睡在办公室里,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居委会人员,来自各个小区。不断有人被封闭,人手经常不够,非常忙碌。

居委会的周主任,业委会的万主任和物业的顾经理都已经在座。万主任把准备好的方案向大家诉说了一遍,大家提出了修改意见和补充内容。达成了共识。

接着,万主任提出:每幢楼号出两个志愿者,协助检测工作。如果楼幢出不了,业委会人员顶上去。正当大家准备这样去做,周主任提出了不同看法:防疫志愿者,会有被传染的风险。没有经过培训,更危险。这次防疫志愿者要穿防护服,也是个问题。人手不够,先从上面派下来的人员(大蓝)中挖潜。曹书记和其他人都认可了这样的做法。

据顾经理介绍:物业的管理人员昨天晚上都睡在办公室里。打扫卫生的阿姨也一样。阿姨们一早起来,冒着大雨,收集各楼幢垃圾。衣服都淋湿了,没有换的衣服,正在烤干衣机。

万主任自告奋勇,由他来起草《通知》。

回到自己的楼门口,见大蓝一丝不苟地守着大门。我进了门,和他攀谈起来。问他:“昨天晚上没有回去?”“没有。”大蓝回答。我又问:“怎么睡觉的?”“向物业借了几把椅子,对付一夜。”大蓝回答。我想:他们这么负责,这么辛苦,让人肃然起敬。

万主任起草的通知,发到了业主群里。老百姓了解了情况,心里安稳了许多。

下午五点钟不到,检测人员进场。小区按楼号一分为二,二个地方检测。我们这个检测点顺利完成了。另一个检测点,做到八点多钟,由于材料不够,留了一点尾巴没有完成。

 

2022年3月26日

天气很好。下午二点,核酸检测开始。吸收了以前的经验教训,今天秩序井然。来了四组检测人员,比过去多了一倍,所以速度很快。

两天全封闭,不能出大楼的门,心情压抑。早早检测完了,邻居见面,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十分亲热。大家三人一伙,五人一群聚在一起闲聊。还不忘相互提醒一句:“保持社交距离。”我们几个老头平时就话多,好像说个没够。

群里的业主们对今天检测工作作了实事求是的评价,都说“老百姓心中有杆秤”,一点不假!

 

2022年3月27日

大家明白,上午不会有什么消息。能不能解封,最快,要等到傍晚才知道。由于是突然封闭,有些居民没有囤足食品,特别是小菜。小区已经封闭三天了,吃的矛盾突显出来。

有些人抱怨,封前,居委会事先没有通知大家。我想:能事先通知固然很好,但是,如果将要被封的小区有无症状感染者,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外面抢购货物,接触了很多人,那个祸就闯大了。

群里,业主们对网上购菜各显神通,给出各种各样的渠道,包括团购。充分显示出:在极其困难的时刻,小区居民互帮互助,团结一心,显示出战胜疫情的决心和极高的素质。

我在看业主群微信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叫“超超”的业主,说能购买到小菜,可以和需要的人分享。一看,是我们同一个楼号的。我和“超超”加了微信,了解了“超超”是十九楼的邻居。答应:菜到了,会分给我的。

我的姪女胡升平、夫人的外孙女李洁都打电话、发微信问我们:“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东西?告诉我,一定帮忙解决。”我为有这样的后辈感到高兴和欣慰。

一直等到傍晚,居委会告知没有解封的消息。

业委会工作群由:业委会全体人员,邀请了一个居委会干部,物业经理。我是以工作组人员的名义参加的。下午三点,委员阿罗问:已经四天了,什么时候能解封?物业经理说:问过居委会,现在没有消息。

晚上八点半,万主任发来一个帖子。内容是3月28日5时起,上海分二批实施封控,开展核酸检测。我们所在地属于浦西,第二批封控。从4月1日3时起,到4月5日解封。

我们小区还是重点区域,看来,一直要封闭到4月5日了。

 

2022年3月28日

上午十点左右,焦急的人们终于等来了消息。万主任在业主群里发布消息:居委会周主任说,小区(除5号楼外)居民可以在小区内走动,但不能出小区。虽然小区还是封闭了,能在小区走动,已经有点满足了。一下子,小孩奔跑,老头老太散步,小区热闹起来。万主任赶紧又发了一个帖子:叫大家无事不出门,出门戴口罩。

除5号楼和小区大门口外,大部分大蓝都撤走了,他们又去新的岗位。虽然相处只有几天,但是大家还是有点不舍。居民们把他们站岗的照片发到群里,以示感谢。

大蓝走了,小区很多居民纷纷向居委会主动请缨,要求担任志愿者,为小区无偿服务。这样的请缨已经是第二次了。居委会因势利导,组织起一支志愿者队伍。

 

2022年3月29日

一早接到通知,今天中午十二点,进行又一次核酸检测。我们安心在家里等待,因为每次都是按门号进行的,到时会有志愿者(原来是大蓝)挨家挨户通知的。

在等待的时候,我看看业主群。不少居民在议论14号楼的一个老人。他已经七十八岁了,曾经是科学院的干部。小孩去了国外。上海只有孤身一人。平时见到我,总是叫我:“老同事、老朋友。”疫情关系,他家钟点工阿姨无法来做。他的生活遇到了困难。年龄大了,有点糊涂。买了许许多多保健品放在家。怀疑有人偷他的社保卡、身份证。听说已经补了十二张身份证了,警察也拿他没办法。这两天会到居委会去吵,还要强行出小区。疫情期间,不少邻居送东西给他吃。居委会每天给他送饭,还做安抚工作。整个居委会独居老人好几个。看来,疫情期间,居委会也够忙的。

十一点钟,收到了同一幢楼1702室邻居王珏的微信,问我:“侬菜有吗?”我回答:“还有一点,你有吗?”她说,他们是个大家庭,兄妹姐妹送菜来了,分一点给我。其实,这两天还能过,正愁以后的菜不够呢!就厚着脸皮说:“能分给我一点,太好了!”还说:“你钱是一定要收的,等核酸检测完了,我上去拿。”不一会儿,听到敲门声,一问,正是王珏老师。打开门,一看,她和女儿一起送菜来了。我从内心感激好邻居。她们送完菜,转身就走了,没收钱。哎,这给我欠下了一份人情,留下了一个心结。

挨到13号做检测,我到现场一看,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都是物业的员工,小区的志愿者。一切都是井井有条。

刚做完核酸检测,超超给我来了微信,就是帮忙购菜的那个邻居。超超:“菜到了,你住几楼?我帮你送过去。”这怎么好意思?赶紧说:“我上去拿。”当我敲开门一看,超超竟然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漂亮姑娘。虽然他们搬来一年多了,但是我们素未谋面。她有一个帅气的丈夫和一个十分可爱的小男孩。我谢过超超,接过蔬菜回家去,心想:“这下子,小区封闭到下月五日,不愁没菜了。”

 

2022年3月30日

早上醒来,已经是七点多钟。打开业主群,看到有人发帖子说:“牛奶棚老板娘在小区门口卖牛奶。”我急忙赶去。守在门口的大蓝告诉我:老板娘七点钟走了。

我只好失望地往回走。迎面碰上打扫卫生的阿姨。她们把垃圾桶拉到小区门口,等专运卡车把垃圾桶倒完了,再拖回垃圾房。过去,垃圾桶放在垃圾房门口,专运卡车进来把垃圾运走。我想,相比疫情前,她们要增加很多的劳动,但是一句怨言也没有。每个人都在为战胜疫情而努力。我和她们打了招呼,匆匆回家去。

下午,我们楼下的邻居小张,给我送来了菠菜等新鲜蔬菜。看来,又多欠了一笔人情。

吃过晚饭,已经过了五点半,我下楼倒垃圾。小区很少有人走动。不经意间,看到两个人拉着拖车向14号楼走去。定睛一看,是曹书记和奕副书记。拖车上放着一包吃的东西。估计是送给孤寡老人的。我被他们这种忘我和负责的精神所感动。

晚上,我的姪女平平又来微信,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她,一定帮忙。我们心存感激:“有这样的小辈真好!”平平的妈妈是一个优秀的人,上海瑞金医院灼伤科的护士长。退休了,还在为医院工作。她两次参加援外医疗队,去国外工作,受到医院的嘉奖。记得弟媳妇第一次出国的时候,平平还很小。我和夫人差不多每个星期去看望平平。现在,儿子去了国外,有平平在我们身边,实在是感到欣慰。

再晚些,夫人大哥的女儿岚岚也来微信,询问我们有什么困难的。她也是一样的好小囡。

回想起前几天,同事小楼、小毕特意来关心我们,这么多小辈牵挂我们,还是很多好邻居帮助我们,真是疫情之下见真情。我们俩一点也不感到孤单。

今天还有一件想不到的惊喜,我的忘年之交曹禺宇从老家福建宁德打电话给我,向我表示慰问。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刚刚从西安一所大学毕业,和女友一起到威海路(汽配一条街)创业。于是,我们成了好朋友。他和女友经过二三十年的创业,已经有了初具规模的工厂和销售公司。

 

2022年3月31日

夫人起得早,六点到了小区门口,买到了二大盒鲜奶,我们可以对付几天了。

看到超超在业主群求购西红柿,估计是家里小男孩要吃。我和夫人商量一下,决定把家里仅剩的三个西红柿给她送去。

想不到,一会,她又送一堆蜜梨给我们,真是太客气了。

一天无事,到了晚饭后,通知来了:明天全封闭。扔垃圾也不能出楼门。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

胡道轨,1946年生,1965年高中毕业于上海徐汇中学,1966年参加工作。曾带领小组获“上海市劳动模范集体”称号。1984年考入上海交大机电分校管理工程系,毕业回厂担任厂领导工作。是上海市企业管理协会会员。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新三届”,原题:疫踪 | 胡道轨:七旬老者的上海小区封闭日记

 

话题:



0

推荐

鬃缆

鬃缆

3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分钟前更新

纵览财经新动向

文章